钱柜官方手机版网站 >国际 >世界上 43% 的语言正在濒临灭亡,法律只是保护方式之一 >

世界上 43% 的语言正在濒临灭亡,法律只是保护方式之一

“从语言学角度上来说,语言多样化的缺失在我们种族的进化中并不正常。它是人为的,就像气候一样。”

濒危语言的灭亡是人类发展进化中的自然现象,还是像气候变化那样是人为的?人们如今已经尝试设立了许多法律来保护濒危语言,但法律究竟是使它们免遭灭亡,还是加速了它的灭亡?什么是最有效地保护濒危语言的方式?

一项讽刺性的发现是,正是法律导致了许多语言今天面临濒危的局面。

1876 年,加拿大政府了一项《印第安人行动》( The Indian Act )。对于当时建国不到 10 年的加拿大来说,原住民问题是一个让政府头疼的问题。这项法案旨在多方面控制原住民,包括印第安人的社会地位、土地、资源、权利、教育和种族管理等。但因纽特人和梅蒂斯人不受此限。这项法律还规定本地的孩子必须早早地离开他们的家,然后进入居民机构学校,从而融入加拿大主流文化。

濒危语言复活机构( Living Tongues Institute for Endangered Languages )的项目总监 Anna Daigneault 说:“这项政策不仅对他们的语言状况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也对他们社群的团结和居民的身心健康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至少 6000 个孩子因为这种体系而死亡。家庭的内部‘分裂’也使语言传播受到重创。”

1872 年,日本政府出台法律禁止当地人说日本阿伊努语。中国政府出台的推广普通话行动也是这样的例证之一。

如今,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记载,世界上大概有 6000 种能说的语言。其中 43% 为濒危语言。换言之,几乎有一半用于特定文化和社会族群的交流方式正在灭亡。于是,人们又想到了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此问题。

2010 年联合国发布全球濒危语言地区(第一部分),图来自腾讯新闻
2010年联合国发布全球濒危语言地图(第二部分),图来自腾讯新闻

9 月 23 日,阿拉斯加州政府宣布要保护濒危语言,并宣称本土语言的消亡为“紧急事件”。为此,州政府官员 Bill Walker 签署了一项命令——呼吁州政府和部落政府之间应加强联系,一起来应对本土语言的复兴问题。

加拿大也在拟定相似的法律草案。这项法律关注的是第一族群、因纽特人语言和梅蒂斯人语言。其它采取行动的包括许多南美洲的国家、中国台湾和澳洲。其中,澳洲去年通过了一项史无前例的法律来想办法复活这些本土语言。

Anna Daigneault 认为:“最可行的方法是用富有生命力的语言去做沉浸式计划,即让重视他们语言的专业教师、语言使用者和领导参与进来,并在家庭中将本土语言作为家庭的主要使用语言。”

例如,新西兰正在学校里培养第一代 pākehā Maori 语使用者。政府承诺在 2025 年之前在所有的学校提供毛利人课程。但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英语系的副教授 Tyler Peterson 对此的评价是:“这就像一个纽约的非本地人去说阿尔贡金语(一种印第安人使用的语言)一样。”

其实相比于语言消亡的速度,人类如今为拯救语言所采取的方式成功几率会有多大?在众多方法里,法律只不过是其中的一种而已。

“从语言学角度上来说,语言多样化的缺失在我们种族的进化中并不正常,” Peterson说,“它是人为的,就像气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