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官方手机版网站 >国际 >射雕英雄传出了英文版!这魔性翻译,英国人看完简直打开了江湖的大门! ... >

射雕英雄传出了英文版!这魔性翻译,英国人看完简直打开了江湖的大门! ...

如果有小伙伴在英国喜欢逛书店,那最近这半年,

你就有可能在英国的书店里看到下面这本书:

A Hero Born: 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s

翻译过来就是《射雕英雄传:英雄的诞生》

这一本在整个中文世界可以说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小说,

能够出现在英国的书店,其实也就是半年多的事情而已:

2018年2月22日,《射雕英雄传》第一次以英文版的形式在英国出版,

然而,这距离1959年金庸先生创作《射雕》小说,已经过去近60年了。

为什么这样一个在中文世界深深影响了好几代人、

有着无数的读者、粉丝、甚至发展出了专门的“金学”的作品,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英语世界一直籍籍无名?

2018年出版的这本《A Hero Born》,

是否能将金庸先生笔下那个绚烂丰富的武侠世界,带给千千万万的英语阅读者?

更让人好奇的是,那些已经看过这本书的英国朋友们,能看懂吗?

是否和我们当年第一次读金庸一样,为之着迷而澎湃?

【金庸武侠太过复杂的东方文化体系,完全无法翻译?】

金庸在华语世界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时代性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只要看看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金庸作品的书籍销量、衍生的影视文学作品的传播,

就足以证明金庸笔下武侠世界的魅力。

然而,这么多年来,金庸武侠的魅力一直无法顺利地以英语呈现和传播,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金庸小说中体现出的,独特的东方文化和历史背景,

让小说的翻译和外语读者的理解都成了大问题。

就拿《射雕》三部曲来说,单说“江湖”这个概念,就能难倒一片翻译家了。

再说各个人物的外号,也是充满了东方意蕴,可意会难言传。

比如,曾经有人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翻译成“东巫师、西巫师、南方皇帝、北方乞丐、中心魔法师”

把“降龙十八掌”,翻译成“打败龙的18次手掌攻击”….(the 18 palm attacks to defeat dragons)

把“鹿鼎记”,翻译成“鹿和大锅”,(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

虽然我们听起来会觉得有一点好笑,但仔细想想不这么翻译,又能怎么表达呢?

再比如,九阴真经、碧海潮生曲、逍遥拳等这些武功名称,

可以预料,外国人很难在不理解中国哲学、佛教道教、中国诗词的情况下,

通过翻译体会到其含义。

在这样的 情况下,那在对于阅读英文版的外国人来说,

满篇都是不理解的名字、招式、成语、诗词,只有通过死记的方式来理解情节时,

要能坚持看完有几百个人物、情节复杂的《射雕》三部曲,只能靠毅力或者是顽强的学术精神了。

所以,在金庸作品问世多年后,一直都没有人能够很好地将其介绍给英语世界。

截止到2018年2月前,也只有三本书有英译本。

分别是1993年,由香港城市大学教授Olivia Mok翻译的《雪山飞狐》

Fox Volant of the Snowy Mountain;

1997年开始出版的,由翻译过《红楼梦》的英国汉学家John Minford翻译的《鹿鼎记》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

以及2004年,由英国记者、作家Graham Earnshaw翻译的《书剑恩仇录》

The Book and The Sword.

这三本书虽然说是翻译出来了,但是并没有真正走进英语大众阅读世界。

正如曾经协助John Minford翻译《鹿鼎记》的中国学者赖慈芸说的,

1990年时他们也曾经试图翻译《射雕》系列,

但光是翻译完《鹿鼎记》Minford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翻译出来的《鹿鼎记》学术界的评价虽然好,但是销量却不理想。

Minford教授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翻译《射雕》。

市场反应不佳,翻译工作量巨大,这个项目最终就被搁置了。

【英国出版商:为什么到现在我才发现,全球最畅销作家前五的金庸 ?!】

此次把《射雕》引入英语大众阅读世界的Peter Buckman,

其实也是在一次非常偶然的情况下,接触到金庸的。

大概就是六七年前,他很偶然地在网上搜索全球最畅销的作家

然后在一个榜单上,看到了排名前五的金庸。

然而,Buckman非常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整个英国出版界对这位影响了几代人的中国作家,居然一无所知。

作为一个专注于文化版权代理的人,Buckman觉得自己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

在经过一番探寻后,Buckman找到了住在台湾研究汉语的英国学者郝玉青(Anna Holmwood)。

郝玉青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丈夫是中国台湾人,自己是牛津大学研究汉语的学者。

她在台北读书的时候就接触了金庸,一直以来都试图将他介绍给更多读者。

这次,在遇到了Buckman后,两人对于推广金庸的想法非常契合。

于是,从2012年开始,在Buckman的帮助下,郝玉青开始翻译金庸的作品。

郝玉青知道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无法想象的翻译难题。

但热爱中国文化的她知道,在金庸纷繁复杂充满东方特色的武侠世界里

其实饱含着许多跨文化的、全世界共通的主题。

比如基本的人类道德世界的讨论、正义和尊严的思考,

比如各自带有缺陷的、生动的英雄人物,他们的爱与恨、成长与毁灭,

比如贯彻全书的浓厚的亲情、友情、爱情、家国情怀等人类共通的主题。

这些内容都是可以被所有语言的读者理解的,

不会因为有新的词汇,新的概念和名字的出现,就无法感受。

所以尽管明知道会遇到各种困难,遭受各种质疑和压力,

郝玉青还是凭着自己对汉语和金庸的热爱,开始了《射雕》的翻译。

在拿到郝玉青《射雕》翻译的样章后,Buckman把它介绍给了好几位英国出版界大人物。

其中,家族里8代人都做出版生意、专注于翻译作品的Christopher MacLehose,

这位英国出版界的泰斗级人物,对《射雕》展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并最终争取到了版权。

他在2017年宣布,将在未来的12年里,以一年一本的速度,

开启《射雕》系列的、总共12卷的出版!

于是,才有了2018年2月出版的《射雕英雄传:英雄的诞生》。

这次,在大出版商的推动之下,《射雕》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市场反响。

不仅得到了华语世界的关注,也在英国市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半年多的时间里,光是在亚马逊线上渠道上购买的就已经超过17000本了。

作为一本第一次进入英国大众读物视野的中文小说来说,销量很不错。

金庸宇宙,似乎正在走向世界!【把黄蓉翻译成黄莲花,只为了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这次《射雕》的出版,市场反应的确不错,整体来看读者的反响也挺好。

在亚马逊上,也有超过71%的人打了4星。

然而,随着关注度提升,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质疑郝玉青的翻译不好。

比如,现在大家讨论非常多的一个问题,是小说中人物名称的翻译。

通常情况下,中国小说中的名字,在翻译成英语的时候都是用拼音的方式,像郭靖就是翻译成Guo Jing。

但郝玉青这次却大胆地,将一部分名字意译了一遍。

比如,黄蓉的名字,没有翻译成Huang Rong, 而是翻译成了 Lotus Huang。

Lotus是莲花的意思,在英语中本身是不太会用来当名字的,

而中文再翻译过来就是“黄莲花”了,也和“黄蓉”的意思有一定差距。

类似的翻译还有很多,

比如,Cyclone Mei 旋风梅,(梅旋风);

Hurricane Chen,飓风陈(陈玄风)

Ke Zhen’e, Suppressor of Evil,邪恶的镇压者(飞天蝙蝠柯镇恶);

The 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东方异教徒药剂师黄(东邪黄药师)

Nine Yin Skeleton Claw,九阴骷髅爪,(九阴白骨爪)

对这种不同寻常的“意译”,郝玉青有自己的解释。

因为这些名字如果按照拼音翻译,读者看起来会觉得非常平淡,感受不到其中的含义。

尽管在一部分中国读者来看,这样翻译后名字都变得很像是绰号。

但她希望能够尽可能地,把原著中充满个性的名字这种风格呈现给读者。

这一点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作为中文读者,在看外语书籍时,

如果看到满篇的七八个子高度类似的音译名字,也难免会晕。

换成有含义的绰号或许的确要好记一点…

另外,就是在推广书的时候,出版商和郝玉青给《射雕》写的广告词,也引起了争议。

郝玉青曾经说,“《射雕》就是中国的《指环王》”

这种说法对于很多看了书的人而言,觉得非常不合适.

对于很多期待看到《指环王》类似故事的读者来说,

在发现《射雕》和《指环王》差别很大后,也出现了失望的感觉。

虽然类比《指环王》让《射雕》遭到了不少质疑,

但是郝玉青觉得,这种说法可以很迅速地让外国读者了解到这本书的地位和类型,

事实也的确如此,很多人看到了托尔金的名字后,因为好奇打开了书,

结果却收获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全新的阅读世界。

各大书评网上超过70%的人,都给它打了4星以上,

其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接触金庸的外国读者,感到新奇而兴奋。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不管翻译的完成度到底高不高,

能够引起读者兴趣,跨出第一步就是好的了。

所以,不管如何争议,《射雕》的确是通过这次出版,走向了英语世界。

现在,很多读者正在等待将于2019年1月出版的《射雕》第二卷,

它的影响力还在不断累积。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Buckman在《射雕英雄传》第一卷翻译完成后,

还把它介绍给了德国、意大利、西拔牙、芬兰、巴西、葡萄牙、美国的出版商,

现在已经有包括美国在内的多家外语出版社在准备再版了,

甚至连好莱坞也通过英文版《射雕》,对金庸系列电影产生了兴趣。

或许,今后金庸作品真的可以以英语译本作为起点,真正地走向世界。

更让人欣慰和期待的是,

或许将来会有更多人,通过这本或许翻译并不完美的书,

对中国文化、历史产生浓厚的兴趣,进一步了解中国。

这也是致力于传播中国文化的众多文艺工作者,长久以来的目标。

希望有更多的外国小伙伴们,在通过《射雕》了解中国的同时,

也能和我们当初一样,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收获自己的感动和快乐吧。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7/nov/26/chinese-fantasy-kung-fu-legend-of-the-condor-jin-yong

https://cul.news.sina.com.cn/2018-09-27/doc-ifxeuwwr8671756.shtml

https://www.amazon.com/Hero-Born-Legends-Condor-Heroes/dp/0857053000?SubscriptionId=1QZMGW0RRJC2PX87HDR2&tag=salranexp-20&linkCode=xm2&camp=2025&creative=165953&creativeASIN=0857053000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china-watch/culture/legends-of-condor-heroes/https://www.thebookseller.com/insight/translated-fiction-847836

————————————–

跑步课本:我们看哈利波特又何尝不是如此?

-夏洛不明-: 对,其实文字游戏很多,包括人名都是有梗的,如果不了解文化背景,又没有足够翔实的注释,只怕很多会心一笑的梗是无法了解到的,阅读体验要大打折扣

可爱的小高个君:神秘的东方讲故事

按时吃饭r:有些中文是翻译不了的吧

雾雨终散:东西方文化差异太大了,希望又入了坑的外国人真的超级有兴趣的话可以学中文来看武侠小说

览月人:人名这样译挺好的,不然用拼音确实平淡。

英俊潇洒湿叔祖:黄莲花也算好了…我见过把小龙女翻译成little dragon girl的………

欸吃诶哦欸吃诶哦:我觉得能翻译的人都很伟大!!!比如马爱农马爱新!林少华等人!!!!

_Baby_blue:就好像哈利波特呈现了一个魔幻的西方世界

云娘笑无禅:我觉得这样意译挺好。语言翻译问题确实是限制很多优秀作品走向世界的一大障碍。

木皆在蔷外:我的初中老师家书柜里,有全套的金庸和古龙的正版小说,版本是八零后最熟悉的那一套版本,全部用白书皮包好陈列在书柜里。虽然小时候都读过十几遍盗版的,但是看到那一整书柜的正版书,还是想借来看看。老师也很愿意借给我,可是我又怕把这些漂亮工整的书弄坏,最终没有借。

慵懒的茶茶:“江湖”是个很棒的体系,能为外国人所了解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