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官方手机版网站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东姑拉沙里(右)由聂阿兹米(中)等人陪同,召开记者会,心情愉快,有问必答。
东姑拉沙里(右)由聂阿兹米(中)等人陪同,召开记者会,心情愉快,有问必答。

(吉隆坡29日讯)巫统元老丹斯里东姑拉沙里强调,他年事已高,没有体力去当首相。

他说,之前每天出席五六场讲座,根本不成问题,现在去了一两场,就感到疲倦透了。

况且,他强调,他开心现有的生活作息,因此,没有体力去领导国家,不存在当首相的念头。

他也是话望生区国会议员兼巫统区部主席,他今日由巫统八打灵再也前区部主席拿督玛兹兰及私人助理聂阿兹米等人陪同,召开记者会时,就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揭露的法定声明(SD),这么指出。

昨天,刘镇东出示一份法定声明,力证有国会议员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领导表示失去信心,施压对方下台,而建议由东姑拉沙里取而代之。

- Advertisement -

不过,俗称“姑里”的东姑拉沙里说,他不知道这份声明的存在,直到昨天才在脸书看到。

“它看似一封致国家元首的信函,以我作为拥有(施政)经验例子的人的例子,不是推荐或点名我成为首相。”

他强调,他没主导这项(撤换首相)运动,更没做什么。不过,他承认接到反对党的游说。

他指出,要撤换首相,有3个途径,即等候全国大选来临、在国会通过对首相投不信任票及获大多数议员支持而撤换首相,就像霹雳及吉打州议会更换州务大臣方式。

不存在倒戈相向之说

东姑拉沙里说,他在上周签署《吉兰丹宣言》支持纳吉的领导,但否认对前首相敦马哈迪倒戈相向。

他就自己被指“倒戈相向”,感到莫明奇怪,毕竟没有参与其他的运动。

他说,他所签署的《吉兰丹宣言》,这在政党或其他组织来说,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毕竟该宣言没有法律约束力。

“我还是巫统区部主席,从没改变为党求好的立场。因此,何必要作乱?”

去年10月8日,同游列国就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课题举报的巫统峇都交湾区部前副主席凯鲁丁,被警方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扣留,随后,东姑拉沙里出席马哈迪召开的记者会。

姑里解释,他当时与马哈迪同台,纯粹是不满警方援引有关法令对付凯鲁丁,现在转头签署《吉兰丹宣言》,根本不存在倒戈相向之说。

巫伊合作   始终会有问题

东姑拉沙里说,巫统与伊斯兰党保持合作,这始终会有问题,尤其在东马发酵。

他指出,巫伊合作,只是两党上层的“一厢情愿”,毕竟底层党员可不接受,尤其在大选来临时的议席分配上。

他说,巫伊合作将影响东马形势,比如使用“阿拉”字眼,这对砂拉越非穆斯林来说,这根本不成问题。

不过,他认为,在即将举行的砂州选举,国阵依然可以保住政权。

敦马时期党员已“聋哑盲”

东姑拉沙里说,在马哈迪掌权时期,巫统党员便是“聋、哑、盲”,不是现在才有。

他是就马哈迪在部落格贴文,形容巫统党员对纳吉的恶行“聋哑盲”,依然支持后者,嘲讽回应。

他指出,马哈迪在位时,巫统党员已是这样,至今没有改变过。

对于马哈迪否认是贪权的“独裁者”,他认为,既然马哈迪这么自辩,那就“不是咯”。

对于支持马哈迪或纳吉,他说,他表明支持对人民有利的东西,如果对民不利,自己就不支持。

关于马哈迪与反对党的合作,尤其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能够持续多久,他认为,虽然聚散有时,是多长是短,倒要问问马林俩人,他无法决定。

非总检察长   无法要求开档调查

东姑拉沙里说,他不是总检察长,不能就澳洲广播公司的报导指纳吉有3笔未曾曝光的汇款,作主是否开档调查。

他指出,他没有证据,不愿去评论这事,更不是总检察长,要开档调查与否。

根据澳洲广播公司“四角”(Four Corners)节目爆料,在26亿令吉政治献金存入私人银行户头前,纳吉户头已接受未曾曝光的3笔汇款。

这3笔汇款,分别来自沙地阿拉伯政府、沙地王子及一家海外空壳公司,共达逾2亿7500万美元(约11亿令吉)。

姑里说,他维持不评论的立场,就像对待一马公司课题,在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给国会提呈最终调查报告前,他都不去说三道四。

对于被冻结巫统署理主席职的前副首相丹斯晨慕尤丁,参与“拯救马来西亚运动”,他指出,在得到足够详情前,他不愿去断定人。

不过,他透露,他不支持党冻结慕尤丁的职务,毕竟对方是获党员选出。

他说,他能评断这事,完全是凭事实,而不是倾向慕尤丁。

政府应提供在职培训

东姑拉沙里说,经济萧条、市道不景、生活成本高、政党分裂等,已使国人活在水深火热中,脸上无不尽是愁容。

他指出,对外劳而言,在本地所获的薪金或许很高,不过对本地人来说,却是很低,毕竟需要养妻活儿。

因此,他认为,政府应为本地打工族提从在职培训,以提升能力。

他说,本地的生活成本渐高,尽管通货膨胀率介于2%至3%,可是走入巴刹,就知道根本不止。

- Advertisement -

他也不同意政府实行消费税,因为之前不需缴税的人民,现在从吃、喝到行,无可幸免,样样都是缴付消费税。

他认为,6%消费税率过高,如果调低到2%到3%,或许可以考虑。

姑里说,随着时代改变,政府应有推陈出新的出台政策,而反对党可以扮演辅助政府的角色,协助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