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官方手机版网站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谢伟仁指出男童被绑锁的案发地点。
谢伟仁指出男童被绑锁的案发地点。

(槟城16日讯)“都没有人要帮忙处理,难道要等到孩子出事后才出面?

见义勇为在脸书揭露“8岁男童被父亲绑锁在楼梯”事件的32岁单亲爸爸谢伟仁,在凌晨听到男童哭声时,没有邻居愿意伸出援手。“那时,已经是凌晨约3时,听到凄凉的哭声,看到这么可怜的情景,真的很难忍受。”

他说,其他邻居担心惹事,不过为了救这个孩子,尽管遭男童父亲持木棍威胁,他也理直气壮地向对方理论。

他告诉记者,其实在他入睡前,大概凌晨2时许听到屋外有小孩凄厉的哭泣声。起初不以为意,后来觉得不对劲,哭声也令他无法入睡。于是他到屋外探个究竟,在楼梯口见到一个全身赤裸,脚被人系上狗链锁在楼梯栏杆的男童。

由于事态严重,他即刻回家拿手机拍下情景,接着找男童的父亲理论。当时,男童的父亲还持着木棍相胁,不愿解锁,他斗胆抢过木棍,要对方即刻开锁让男童回家。据了解,该男童被父亲脱去衣裤用铁链绑在屋外楼梯,从晚上10时开始扣到被揭发的时间。期间男童尿急,把尿撒在楼梯口。

- Advertisement -

最终,在谢伟仁的介入下,男童终可回家。谢伟仁表示,今天中午有警方及福利局官员前来到他住家了解,而警方也要求他在下午5时,到百大年路警局备案,以协助调查。

初步了解,该男童的父母离异,他跟着从事巴士司机的父亲居住。他也是独生子。据当地居民告知,这已不是男童被父亲以极端手法处罚,甚至曾被其父亲打到头破血流,这一次则是被父亲用铁链绑脚,锁在该组屋的楼梯旁,无论如何这有待警方调查确实。

杨顺兴前往男童住家敲门,却没有人在家,并由纪日升陪同。
杨顺兴前往男童住家敲门,却没有人在家,并由纪日升陪同。

做为单亲爸爸,谢伟仁了解其中的辛苦,但他不认同以这种方式教育孩子。

谢伟仁表示,他也有孩子,不过不会这样教育孩子。他直言会将所看所言告诉警方,希望可通过法律解决问题,不想再看到男童再继续受到这样的对待。

槟州福利局官员也在下午2时,到男童住家了解,但发现无人。
槟州福利局官员也在下午2时,到男童住家了解,但发现无人。

“8岁男童被父亲绑锁在楼梯”事件引起警方及福利局关注介入调查,同时警方已逮捕男童父亲助查,男童则暂时交予福利局监管。

今天中午12时30分及下午2时,槟州福利局官员先后两次到访该男童住家,不过没人应们后就已离开。此外,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今日也前往男童住家做探访,但家中无人。无论如何,他向亚依淡警局局长了解后指,东北县警区主任米尔助理总监已指示调查,而警方已联络上男童父亲,要求对方在放工后到警局录供。为了确保男童的安全,该男童将由福利局监管,同时安排验伤。

另一方面,米尔受询时证实,警方已开案援引2001年儿童保护法令第31(1)条文(虐待、疏忽、遗弃儿童罪名)调查此案。他也表示,亚依淡警局于下午4时50分,逮捕45岁的男童父亲。他补充,一旦完成调查报告,将呈交给副检察官定夺是否检控该男子。

- Advertisement -
纪日升于周日下午到男童住家,向涉案的男童父亲了解情况。
纪日升于周日下午到男童住家,向涉案的男童父亲了解情况。

垄尾社区发展及治安委员会主席纪日升念在给男童父亲一个改过机会,所以才没第一时间报警。

他表示,原本要给该名父亲一个机会,是因为男童现在只有父亲一名亲人。他坦言原本就想立刻报警,不过最后决定先上门了解情况。他在会见男童父亲后,对方有表示悔意,而他在以肉眼观察男童身体后,发现没伤痕,因此不报案。

他是于昨午4时收到消息后,与垄尾服务队立即前往男童住家了解。较后,纪日升口头警告男童父亲,再有下次就报警处理,事件也引起媒体关注跟进。不过,随着事件曝光后,警方及福利局单位也介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