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官方手机版网站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报道、摄影:黄馨柔(部分照片受访者提供)

(大山脚5日讯)流浪狗Orange被救起时,右后足断了一截,黑色鼻头不见,全身皮开肉绽,垂死的小生命,经过槟城浪浪之家和兽医的竭力抢救,最终顽强地活了下来,而且后来还有更加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在它身上。

Orange凄凉的遭遇引来一名澳洲妇人安娜关注,为了领养它,安娜特地从澳洲来槟城住一年,陪它治疗,为Orange“入籍”澳洲做准备。

就在狗年来临之际,Orange的体检报告也捎来好消息,它终于通过入境体检,今年1月终于跟随新主人飞往澳洲新家,从此展开截然不同的幸福狗生活。

- Advertisement -

原主人逝世被逼流浪

Orange原本由一名居林老人喂养,老人在2016年初逝世后,Orange就流落街头。所幸,浪浪之家一名在居林喂流浪狗的义工发现Orange,每隔两三天就会来给它喂食。

或许流浪后受到人类虐待,Orange变得不敢与人亲近,让义工无法靠近,每次喂食时都必须放下食物,走远几步,Orange才会走到食物前。

2016年5月,义工如常到居林喂Orange,突然被当地居民告知Orange要死了!在这之前,Orange失踪了好几天,义工这次重新看到Orange,惊见它遍体麟伤。

义工急忙将Orange送到最近的一间大山脚兽医所,但基于设备不足,抢救了两天,兽医就让义工带走它,不知所措的义工唯有求助槟城浪浪之家创办人林湘媚。

2016年5月:伤痕累累的Orange在槟岛平安兽医所就医。它的右后腿断了一截,黑色鼻子不见了。 2016年12月8日:Orange脸上伤口长出新皮毛,这天它准备去见安娜和丈夫。 2018年1月18日:安娜和Orange下榻酒店,准备飞往澳洲。
2016年5月:伤痕累累的Orange在槟岛平安兽医所就医。它的右后腿断了一截,黑色鼻子不见了。
2016年12月8日:Orange脸上伤口长出新皮毛,这天它准备去见安娜和丈夫。
2018年1月18日:安娜和Orange下榻酒店,准备飞往澳洲。

林湘媚随后将Orange送到槟岛平安兽医所就医,除了断脚、断鼻、全身伤痕累累,医生也验出Orange的红血球过低,十分虚弱。

“Orange当时大约只有1岁,我们根据它橙褐色的毛发,给它取名Orange。”

林湘媚接受本报访问时说,Orange伤势怀疑是人为造成,且其身体的伤痕都是外伤,这种伤势不会是车祸导致。

在兽医所接受两个月治疗后,剩3只脚的Orange总算渐渐康复,由于伤势严重,她在Orange出院后,没有把它送到收容所,而是接回家照顾。

浪浪之家透过脸书分享Orange的遭遇,引起民众热切关注,它留医两个月的开销近6000令吉,所幸得到群众捐献。

澳洲妇可怜遭遇决定领养

Orange的生命转捩点发生在2016年12月3日。浪浪之家当时受邀到槟岛参加一场狗狗嘉年华,在活动上办领养会,由于Orange好一段时间没出门,林湘媚当时便带它到嘉年华逛逛,岂料,它就在活动上遇见未来的主人。

她说,办领养会时,她通常只会带小狗,很少会带成犬,那次会带Orange,是要让它学习接触人,没料到它会被领养。

“对Orange一见钟情的是一名澳洲退休妇人安娜,她当天随一个组织到嘉年华当义工,Orange的遭遇引起安娜怜悯,那天,Orange因为怕人一直躲在桌底,而安娜就一直在它身边安抚。”

隔天,她就收到安娜的电话,安娜说她从没有遇过如此重伤的狗,回去之后心里一直挂念,因此决定要领养Orange。

Orange在兽医所复诊,与安娜和丈夫见面。
Orange在兽医所复诊,与安娜和丈夫见面。

截腿无阻活蹦乱跳

不久后,安娜再次从澳洲来槟,她的丈夫也一起来看Orange,丈夫第一眼见到Orange也是非常欢喜。

当时Orange未完全康复,尚无法入境澳洲,不过,安娜已迫不及待要领养它。

2017年1月,安娜再度从澳洲来槟,这次她在槟城租了一间房子,把Orange接过去住。接下来的日子,她就在异地陪它展开长达一年的治疗,为入境澳洲养好身体。

由于Orange被砍断的脚伤势严重,导致行动不便,听取医生建议后,安娜同意将Orange的断脚截至大腿部位,虽然这次失去整条腿,但Orange走路已不再拱背,还能在楼梯爬上爬下。

休养近一年,Orange在2017年11月初次进行入境澳洲的健康检验,然而,其犬疥癣虫(Demodex)超标,无法过关,在林湘媚协助下,安娜让Orange进补,12月底,第二次检验时终于过关,获准“入籍”澳洲。

就在今年1月18日,Orange搭上飞往澳洲的飞机。经过两周隔离,它在不久前已顺利出关,现在想必就在新家享福中。

林湘媚欣慰地说,Orange在澳洲隔离期间也是深喜爱,现在的它活蹦乱跳,鼻头渐渐长肉,皮肤变漂亮,食欲大增,胖了又美了。

槟城浪浪之家创办人林湘媚(右)和义工杜世勤。
槟城浪浪之家创办人林湘媚(右)和义工杜世勤。

林湘媚:不放弃救狗

就在立春之日(4日),浪浪之家收到安娜报喜,分享Orange在澳洲的幸福生活,让人万般喜悦,尤其今年是狗年,Orange的美好际遇,更加让人欢喜。

浪浪之家在专页与一直关心Orange的网友分享这则喜讯时写道,“Orange的案件让我们学习到,只要不放弃和坚持到底,奇迹一定会出现的,孩子,我们衷心地祝福你从此幸福到老,也非常感恩安娜对Orange的无私大爱。”

林湘媚说,浪浪之家坚信只要不放弃,就有机会医治好,因此他们都会竭力救狗,过去处理过不少案子都证明这点,除非是末期癌症才考虑安乐死。

她说,该组织平均每月接到20多宗案子,除了义工发现的案子,也会从脸书收到公众救助。

她说,狗狗被主人弃养不外乎是衰老、残缺或疾病,令她遗憾的是,我国法律无法有效对付弃养宠物的主人,在我国,很多人的观念只把狗当看门工具,狗病了就不理,反观在一些国家,他们把狗当朋友家人,一旦饲养就是一辈子。

- Advertisement -

“许多人认为残缺狗会连带失去防贼能力,但其实,狗有领地观念,就算残缺还是可以训练地盘性,为主人看家。”

她说,该组织在威南淡文及北海直落斗哇都有收容中心,两座中共收容160只狗,已是上限。中心的运作靠群众捐款,每月基本开销1万令吉。

槟城浪浪之家
脸书专页:Penang Hope Of Strays  电话:016-4173363